当前位置:中华园林网 > 园林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国家宝藏守护人——首批中国工程设计大师、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院总建筑师张锦秋

发表时间:2018-01-02 作者:佚名 资料来源: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
放大 | 缩小
1313835  中华园林网1月2日消息:在12月24日播出的央视《国家宝藏》第四集中,有一位来自中国建筑的国家宝藏守护人,她就是已年过古稀的大唐气象建筑师——张锦秋。

\


她是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是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也是首届梁思成建筑奖获奖者,是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成就奖第一位获奖女性。国际编号210232小行星以她的名字命名——“张锦秋星”。

\


她师承梁思成、莫宗江,始终坚持建筑传统与现代相结合,不忘初心,开创了中国建筑的“新唐风”时代。在古城西安,没几步就能看到她担纲设计的建筑作品。

\


陕西历史博物馆、钟鼓楼广场、大唐芙蓉园、陕西省图书馆、大明宫丹凤门、黄帝陵大殿、长安塔……她的作品不仅成为西安城市的新地标,为西安的城市特色定位作出了卓越贡献,而且以其洋溢着的浓烈唐风汉韵,开创了中国建筑新唐风的时代。



“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巾帼不让须眉


1936年金秋,张锦秋在“锦官城”之称的成都出生,长辈取名为“张锦秋”,暗合了人物、地点、天时三个要素,寄托着对她的殷殷期望。

张锦秋出生于一个建筑世家,家庭环境的耳濡目染,让她最终于1954年报考了清华大学建筑系。此后,作为建筑历史与理论专业研究生,她师从我国建筑学泰斗梁思成。梁先生对这位女弟子关怀有加,得知她对中国传统园林情有独钟时,当即指派他的得力助手莫宗江担任张锦秋的导师。

1965年,和首都的研究生,张锦秋在人民大会堂亲耳聆听了周恩来总理的毕业赠言——“到艰苦的地方去,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此后,张锦秋毅然踏上了西安这块土地。


“蓄足能量的种子,只待春天来临”,细腻与大气并存的女设计师


1973年6月,周恩来总理陪同外宾参观原陕西省博物馆碑林时,感叹空间小、光线暗,指示在适当的时候要新建一座博物馆,上世纪80年代,博物馆建设工程被列为国家“七五”计划重点项目开始启动,设计任务交给了西北设计研究院,张锦秋被委任为项目负责人。“建设陕西历史博物馆是周总理的遗愿,是‘十年浩劫’后我国兴建的地一座现代化大型博物馆。”张锦秋说。“到底要把新的陕西历史博物馆建成什么样子?任务书上只有一句话:博物馆建筑本身,应该成为陕西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象征。”

西北设计院一共做了十二个方案,张锦秋设计的是一组唐代风格的宫殿。她的方案获得了最终的认可。

\

\
\

\

陕西历史博物馆
 

张锦秋说:“我做的方案,主要就是在象征上,着重思考象征问题。我觉得唐代最具代表的应该是宫殿。我设计的方案并不是模拟一个具体的宫殿,比如大明宫、北京的故宫。我就把传统宫殿的要素和基本特征概括为:中轴对称,主从有序,中央殿堂,四隅崇楼。这是中国古代宫殿的基本格局,因为它体现了古代人民的宇宙观,天子就代表宇宙最高,所以它是一个宇宙模型的体现。”张锦秋从王维《山水诀》中“夫画道之中,水墨为上”一语中,觅得了中国传统艺术的色彩精髓,并把这一理念运用到自己的设计中。她对省博物馆的整体色彩是这样安排的:白色砖墙面、汉白玉栏板、瓦灰色花岗岩台阶、浅灰色飞檐斗拱、深灰色琉璃,全部色彩未超出白、灰、茶三色。这和北京故宫等明清建筑以亮丽的黄、红两色为主调的色彩构思截然相反,有效破解了传统建筑与现代建筑对立的难题。

新的陕西历史博物馆,它成为了西安和陕西的标志性建筑,获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创作奖,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为世界一流博物馆。


1979年,她以其女性建筑师特有的细腻,为西安设计阿倍仲麻吕纪念碑。这座唐风十足的纪念碑融入了阿倍仲麻吕所处时代最常见的建筑样式——石灯幢,碑主的《望乡》诗文和李白悼其逝世的《哭晁卿》诗篇以草书体镂刻于碑身两侧。碑顶碑栏饰以日本樱花和中国梅花,以及日本遣唐使船的浮雕,使整座纪念碑气质古朴,具有深邃的中日文化内涵。

\

阿倍仲麻吕纪念碑


以这座纪念碑的成功设计,使得张锦秋在建筑设计界脱颖而出。被人们誉为“三唐工程”的唐华宾馆、唐歌舞餐厅、唐艺术陈列馆,青龙寺空海纪念碑、法门寺博物馆珍宝阁、华清宫唐代御汤遗址博物馆、钟鼓楼广场。创造了胜似盛唐的美好意境和环境,形成了独树一帜的“新唐风”建筑设计风格。


“国人震撼,世界惊奇”,芙蓉园里的大唐神韵


唐代的曲江是中国历史上久负盛名的皇家园林和京都公共自然景区,这里遥对南山、川原相间、泉池溪流与绿荫繁花相应、隋代建大兴城,以城墙为界,在城墙外的曲江南部修芙蓉园(亦称芙蓉苑),设为离宫。城墙内的曲江北部作为京城的公共游赏之地,唐玄宗开元年间,将芙蓉园内的水扩充到70万平米,称芙蓉池。

曲江与其周围慈恩寺大雁塔杏园、乐游原、青龙寺等名胜古迹相互连属。景色秀美,文华荟萃,是盛唐文化典型典型区域之一,“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上已曲江浜,喧于市朝路。相寻不见者,此地皆相遇”,描述了曲江节日盛况。唐昭宗元祐元年,朱温挟持昭宗迁都洛阳,长安毁于一旦,曲江池芙蓉园亦不复存在。

2000年初,曲江新区管委会委托张锦秋规划并设计大唐芙蓉园

张锦秋把大唐芙蓉园并不建设在“芙蓉园”历史原址,而是选择在唐代曲江池北一带,这样既保持了唐代大雁塔东南的方位和距离,与历史大体一致,同时回避了遗址保护、古旧恢复等一系列的问题,规划与设计力求做到历史风貌、现状地形与现代化旅游功能三者有机结合。在园林规划上,确定园林山水格局为第一要务。自秦汉以来大型皇家园林山水隔绝往往以象天法地的思想定位,汉武帝的上林苑中以昆明池象征“天汉”,池的两岸分别立“牵牛”“织女”二像,以示云汉之无涯。唐代大明宫御苑置“海上三山”,是把人们理想中的神仙世界山水模式纳入帝王之居。大唐芙蓉园必须借助曲江原有地貌特征,将全园地形制高点置于东南部土山上,形成主峰,山的轮廓力求与远处南山呼应。

北部宽阔的湖面开辟为北凸南凹的“腰月”形,使其对全园中心区呈回环之势,湖面东南有水口,西南部水面经芙蓉桥后收缩为芙蓉池,形成自南而北流来的“曲水流斛”溪流汇入,在紫云楼以南形成紫云湖。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有瀑布、湖面、溪水、池面河流组成的环形水系,成为芙蓉园有机血脉。

\

\

\

\

大唐芙蓉园
 

芙蓉园中心部位以南门、“凤鸣九天”、紫云湖、紫云楼为中轴区;御宴宫和“曲水流觞”构成西翼区;东侧的唐集市、全园高峰以及背部的诗魂群雕构成东翼区;占全园面积三分之一的湖面及其周围是把经典共同构成环湖区。把全园分为四大景区。实际上也是四大功能区。设计以唐文化为主题的12个景点,其标志性建筑紫云楼、仕女馆、芳林苑、凤鸣九天剧院、诗魂雕塑群等,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廊桥道径巧妙勾连,将大型唐代皇家园林梦幻般地再现于今世。

其中,紫云楼是气势最恢弘的一个。紫云楼是唐芙蓉园主题楼。据史料记载,紫云楼是建立在城墙上的全园主楼,其下有门联通城墙外的芙蓉园与城内的曲江池。据民间流传,紫云楼玉楼金殿,磋峨高耸,俯视绿洲,遥望曲水。每逢曲江大会,皇帝便登临此楼,凭栏观景,欣赏梨园轻歌曼舞,赐宴宠妃近臣。现在紫云楼取其意象,将二层楼阁置于相当于城墙高度的台座上,台内设两层封闭式陈列厅,楼的东西两侧各设置体型挺拔的独立楼阙,并以四架彩虹飞桥分别将楼阙亭与主楼联系起来。这是从壁画中采撷来的手法,不仅增加了紫云楼的皇家气势,还增添了几分浪漫风采。向湖的一面设计了22.5米宽从地面通向二三层楼大台阶,形成天然看台。紫云楼展示了“形神升腾紫云楼,天下臣服帝王心”的唐代皇家风范。

与紫云楼隔水相望的望春阁,高36米,是一个体态轻盈的六角形楼阁。在湖水倒映中,亭亭玉立,显现出秀丽挺拔的大唐神韵,是全园的又一个标志性建筑。这样,以300亩芙蓉池水面为中心,紫云楼、望春阁与遥相呼应的唐大雁塔呈“三足鼎立”之势,楼影、阁影、塔影倒映水中,构成了一幅完美的“历史对话”,古与今在一池碧水中交融辉映,盛唐风貌完美再现。

这样设计注重了阴阳调和,主从有序。同时,芙蓉园建筑兼有宫廷建筑的礼制和园林诗情画意的艺术追求。在建筑形象上将宫廷礼制和园林的诗情画意有机相融正是设计者的追求,特别是标志性的门、殿、楼、阁的建筑形象兼备双重品格,以致全园形成一个统一和谐的整体。使不同景点的建筑在协调中突出对比,在差异中寻求和谐。

大唐芙蓉园的建成,使得“国人震撼,世界惊奇”。有人认为大唐芙蓉园是新唐风建筑,对此,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赵元超予以否认:“大唐芙蓉园是一座现代建筑,不是传统建筑,张锦秋有一个非常强的意识,就是用现代形式表现传统文化”。


“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丹凤门上的创作探索


公元904年,宣武节度使朱温挟持唐昭宗迁都洛阳,下令毁掉长安的民房和宫殿,将木材顺渭河流放洛阳兴建宫室,百姓迁到洛阳,长安城里大明宫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彻底沦为废墟,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天祜迁都”。大明宫毁灭之后,中国历史上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宫殿,也再没有一个朝代在长安定都,中国文化的中心从此东移。具有“盛唐第一门”之称的丹凤门,经过连年的兵燹火噬,也烟消云散。

唐大明宫丹凤门曾经作为盛唐皇宫的正门,在现代西安的城市布局上又是城市大门——火车站广场北面的对景。因此,由于其崇高的历史地位和重要的现实区位,决定了丹凤门博物馆应该是一座唐风浓郁的现代化标志性建筑,既能保证保护展示的基本功能,又能承担起沟通历史与未来,增进唐代宫殿与现代城市的有机融合。

沉寂了一千多年后,2008年,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保护改造办公室实施丹凤门遗址保护展示项目,进行重新设计,掀开了一千多年前丹凤门神秘的面纱。

\

\

\

大明宫丹凤门


新设计成的大明宫丹凤门矗立在一个大墩台上,远远望去像一支展翅欲飞丹凤,大墩台下面有五道整齐划一的门道,在墩台顶部有城楼,城楼高大雄伟,屋顶巨大有力的斗拱,厚实的瓦、高挑的屋檐。丹凤门外观用了土黄色。整个建筑给人的是:结构简单,规模宏大,气势磅礴,庄重大方,整齐而不呆板,华美而不纤巧,舒展而不张扬,古朴却富有活力。丹凤门背靠大明宫遗址公园,南望巍巍耸峙大雁塔和绵延不断秦岭山脉,给人一种帝王般的大气和霸气,引发人们历史的联想。重新设计这座唐朝时最大的门楼的人,正是张锦秋。

张锦秋一直在探索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创作之路,于建筑的环境、意境、尺度中体现传统文化及传统建筑的精髓;于功能、材料、技术上体现现代建筑的需求。她尝试用新材料新结构体现传统的风韵。对唐大明宫遗址丹凤门博物馆的设计钢结构体系,实现了建造过程的模块化、工厂化、标准化。

按照文物部门遗址上不能复原重建的规定,张锦秋首先根据丹凤门遗址的型制和尺寸进行推理设计,寻找出比较贴近历史建筑原貌的形象;同时,遵循国际及国家有关文化遗产遗址的保护要求,在遗址上建保护与展示设施必须保护遗址完整性与原真性,采用新技术、新材料及可逆的工程保护手段,尽量向世人展示遗址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工程技术价值。可贵的是,从唐代大量壁画、宋人的绘画、纹饰上可见一些城楼形象,宋《营造法式》则有相对比较详细记载。特别是傅熹年、杨鸿勋、王才强、王璐四位学者对于唐长安大明宫玄武门及重玄门、明德门、丹凤门的复原设计很有参考价值。

张锦秋精心做了两套推理方案:一种方案是墩台上做一栋矩形平面的木构城楼;另一种是在墩台上两端设置挟屋,当中为正楼。经过对唐宋绘画等资料的分析,凡有挟屋的城台平面形状大都会随着城楼形状进退而进退,墩台不是一个单纯的矩形平面,而丹凤门遗址显示其墩台是一个完整的矩形,虽然碑林所藏兴庆宫图所刻丹凤门为有挟屋的形式,但其城门墩台错落形状与遗址现存不符,故不足为据。依此推理,矩形的平面平台上设置一座矩形的城楼比较科学合理,形象端庄大气。经过反复论证,确定第一套方案。

为了实践保护展示建筑的现代性和可逆性,设计采用了全钢结构。城台与城墙部分外壁为大型人造板材,外表分别施以城砖和夯土墙的机理。楼板屋顶为轻型合金钢板材。外露部分均采用合金钢板组合而成,通过金属构件固定到钢结构构件上。所有室内空间内部装修均不仿古,采用现代材料、现代手法与风格。

建筑外观色彩从上到下全部为淡棕黄色,近于黄土与木材的色彩。这座建筑既体现唐代皇宫正门的型制、尺度、造型特色和宏伟端庄的风格,又使其成为一个现代制作的标志,赋与这座遗址保护展示建筑以明显的现代感。这样的设计,把大明宫的气势表达出来了。

丹凤门作为一个遗址博物馆,必须具备博物馆的功能,分为四个功能区:遗址本体保护区、保护展示辅助区、多功能展示区、设备用房区。在参观者入院路线上,参观者从东部门厅通过一个自动扶梯上到4.2米标高层,在岛型参观平台从东向西俯视遗址,然后沿北墙内或南墙内步道,浏览现存的四个门道遗址,在展示厅西南角可俯视唐代城墙室外地坪和城墙包砖遗址。然后,进入西城墙遗址保护展示区间,沿南墙内步道西行,最后从从城墙西段出口离馆。为了满足礼仪活动和残疾人的需求,在保护厅的北侧,设专门入口,内有电梯,可从遗址层经过4.2米,8.4米到达14.8米,这一交通流线的设置,既满足了遗址展示的要求,又兼有利用楼上多功能厅开展文化活动的可能。

“今天看到丹凤门遗址,就知道大明宫当年有多么辉煌,有多大的尺度。”张锦秋说。


大唐华清城是张锦秋来西安后的第一件作品,也是她“天人合一”理念升华。这个大型文商旅综合体承载着西安临潼国际旅游度假区“兴文、强旅、筑绿、富民”的发展理念,也承载着把临潼国际旅游度假区建设国际一流的生态度假区重任。

\

\

\

大唐华清城
 

那是在“文革”后期,旅游开发的意识开始萌动,西安旅游名胜吸引不少国际友人来参观,旅游势头开始上升。当时军管革命委员会主任就给西北院领导下命令说:华清池旅游景点连个像样的大门都没有,请赶紧设计一下华清池的门。领导听说张锦秋学过古建筑,就把设计的任务交给了她。

临时受命,张锦秋心想,唐玄宗和杨贵妃在华清池演绎的故事家喻户晓,所以大门还是要具备某些唐代的特点吧,否则就文不对题了。于是她赶紧翻阅手边有限的关于唐代建筑的资料,花了一周的时间,拿出了设计图纸,基本上是唐代风格,建成后很受好评。

“这是艺术性难度最大、技术性最复杂的项目,规划方案几易其稿、施工图不计其数的变更。深感自己在城市规划、城市设计、建筑设计、园林景观设计诸方面的不足,缺乏经验。”张锦秋说,“在我的理想里,大唐华清城与骊山、华清宫是一体的,就像山上的绿色倾泻而下自然地生出了这个广场,广场融古通今、生动活泼烘托出皇宫的恢弘气势,却不会抢皇宫的风头”。

建设基地处于华清宫与临潼城之间,首先要摆布好三者之间关系,现在临潼的南北主干道并没有真正对准华清宫的主干线,而且华清宫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呈现出九龙汤、五间厅和芙蓉园三条中轴线:一条是最东边的五间厅,它是建国初期最主要的温泉沐浴场所;居中的中轴线是上个世纪50年代西安的国庆工程之一,寓意专供唐玄宗御洗的九龙汤,当前是山水情景舞剧《长恨歌》的表演场地;另一条位于西侧,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华清宫里建造的一组包含水面和亭台楼阁的园林建筑。

最终构思出了半圆形广场的解决方案,圆形广场的圆心对应着城区的轴线,以主广场长恨歌广场为中心,辐射出东边的“春寒赐浴”广场,中间的“温泉铭”广场,西边的“霓裳羽衣”广场,这些小广场分别对准华清宫内三条轴线,通过台阶向上可以到达三个小广场。并使其主题所在区域表现的内容又一一对应,相得益彰。大唐华清城在布局上将骊山、宫、城融合在一起,搭建起了华清宫和临潼城区、游客和市民的桥梁,实现了历史与现代的融合。

中国城市规划协会常务副会长吴建平对大唐华清城建成给与了很高的评价:大唐华清城在充分尊重传统文化的前提下,连接历史与现代,打通民族与国际的脉搏,成就了文化旅游与商贸融合的新标杆。”


走进生活中的张锦秋

\


1958年还在清华大学读书的韩骥认识了张锦秋,他们是同班同学。作为建筑系里的白专典型,毕业后,韩骥被分派到了宁夏。五年后,红专典型的张锦秋为了跟随丈夫,作为支援三线建设的专业人员来到了西安。两人分居七年之后,1973年,韩骥才调到西安,后来担任西安规划局局长20余年。

“张锦秋是大家闺秀,他很会做事,很会说话,很会做人,这是她的家庭教养形成的,不是后天看几本书就能学到的,这是我最欣赏的。”

“我特喜欢她,一个特纯洁的女孩子,然后又特用功,当然,后来机遇种种,走上大师之路。她教养非常好,学养更好,这是一个建筑师的基础。为什么张锦秋建筑有文采,看了以后很典雅,这就是深层次审美意识。生活中,他们两人很少争论,也很少在家里探讨工程建设问题,因为大家都挺忙,各有各的事情,回家后,还要看书或者加班的事。一次却意外,就是为西安的钟鼓楼广场改造问题,与老韩发生了争论。那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春节时间,两人在家里闲聊。西安钟楼、鼓楼建于1384年和1380年。早年围绕钟鼓楼有两个规划方案,1953年城市规划确定钟楼和鼓楼两个广场,以钟楼为中心。1983年,城市规划又将两个广场合二为一,拟在钟鼓楼之间开辟绿色休息广场,这个方案富有地方特色。但因为拆迁量太大,一直未能实施。老韩当时是规划局的,认为广场现在不着急做,锦秋认为,西安作为一个古城,广场应该早点清理出来,否则,影响西安形象。

张锦秋提出,钟鼓楼广场建成市民广场,脱去政治性广场味道,可以聚集人气。第二,可以在钟鼓楼地下开发三万米商业空间,这些费用足以支付城市拆迁费用和绿化广场费用,市政上也不用投入过大的资金。这样,通过城市设计、通过组织,西安旧城的中心广场可以建立起来。老韩听到这儿,特高兴,他说:“走,咱们给市长拜年。”这是他来西安唯一的一次给市政府领导拜年,主管市长听到汇报后,当场就表示同意。

“锦秋是理想主义者,我是机会主义者,其实,规划师应该是理想主义者,建筑师是机会主义者,我说咱俩换个位置就好了,你来搞规划。” 韩骥用幽默、风趣、睿智表达着对张锦秋的感情,能感觉到他对张锦秋的感情,好像从年轻到现在都没有变过,一直是那样的欣赏。

西安曲江文化局局长王海熙说:“锦秋和韩骥是建筑界的宝贝,犹如梁思成与林徽因,也是我们陕西人的骄傲,也是全国人民的骄傲,他们俩对陕西的建筑界贡献,影响深远。”

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赵元超说:张锦秋在陕西工作的40年,也是中国建筑界风起云涌变化万千的40年。各种主义、流派、思潮汹涌而来,她谦虚地把自己半个世纪的创作之路概括为探索之旅。作为同行,我深知这条创作之路不仅仅是探索之旅,在全盘西化的时代大潮中有可能更多地是独孤的探索之旅。正是这种对工作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精神,这种对城市对历史的负责态度和社会责任铸就了一个又一个精品。

正如文学评论家肖如云说:锦秋营造了西安古都,现代西安也营造了她,西安使她大气,西安使一个蜀地女子变成了大唐气象建筑师,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事情,像这样的人,一个人集中一辈子就在一个城市,在一座城市形成独特的风格,然后跟这个城市血肉粘连的不多。

西安给了张锦秋表现的舞台,张锦秋则寻找并表现这个城市之魂,她和这座城市达到了水乳交融境界,我们可以说西安是“锦秋的长安”。



(注:本文改自《时代人物》2015年第5期)


分享到:




【中华园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华园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华园林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华园林网联系。

公众号
 
手机版
中华园林网官方微信
 
中华园林网手机版